当前位置:阳泉市拍笑电子企业 > 社会 >
广州农商行撤回IPO申请 25亿元纠纷尚存
来源:未知发布时间:2021-01-08 10:08

记者贺向军 实习记者 闫佳佳 报道

12月29日,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广州农商行")发布了一则《关于撤回A股发行申请的公告》。去年3月,该行向证监会提交A股上市申请。证监会原定于12月30日审核广州农商行的首发申请等工作,却因该行撤回申请而中断了其A股上市计划。

纵观该行近年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其撤回A股发行申请不足为奇。

该行表示,其业务运作良好,撤回A股发行申请将不会对其造成重大不利影响,并将根据实际情况择机重启A股发行申请。

记者就其撤回IPO申请致电广州农商行,该行回复,"关于撤回IPO申请,一切以其在港股发行的公告为准"。

撤回IPO申请

12月29日,广州农商行发布了《关于撤回A股发行申请的公告》。公告显示,鉴于战略规则调整,该行经审慎考虑,并经与其A股发行申请相关中介机构的审慎研究,该行决定撤回A股发行申请。

12月29日,证监会发布了一则关于"第十八届发审委2020年第183次工作会议公告的补充公告"。公告显示,鉴于广州农商银行已申请撤回申报材料,决定取消第十八届发审委2020年第183次发审委会议对该公司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

卷入25亿违约风波

关于该行"回A"之路中断,似乎也在大家的意料之中。自该行向证监会提交A股上市申请以来,就面临着一桩桩棘手事件。

从该行内部管理来看,该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继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广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原党委委员、副行长、首席风险官彭志军(市管副局级)以涉嫌受贿罪遭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逮捕;原广州农商行南沙支行东湖洲支行副行长陈颖贤因集资诈骗被判处无期徒刑等众多高管人员违法遭处罚。由此可见,该行对内部人员管理有待加强。

经营状况方面,该行2020年三季度报告显示,该行资产负债双下滑,净利润大幅下降,净利润同比下降了16.85%,盈利能力面临挑战。关于资产质量,该行未在今年三季度报告中公布。记者查询其2019年年报发现,截至2019年年底,该行不良贷款余额同比增长73.15%,不良贷款率同比增加了0.49个百分点,可见其资产质量面临较大下行压力。

记者查阅ST中捷官网了解到,11月6日,ST中捷发布了一则关于重大事项的公告。公告显示,11月4日其收到广州农商行发出的函件,因25亿元信托出现违约,广州农商行要求包括该公司在内的11家公司与7个自然人承担偿付贷款本金25亿元、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等责任。

函件指出,中捷资源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与其他单位分别与广州农商行签订了《差额补足协议》,约定:"无论何种原因导致我行在任一信托合同约定的核算日未能足额收到信托合同约定的投资本金或收益时,应向我行承担差额补足义务"。

2020 年 5 月 6 日,第三人国通信托向广州农商行出具《清算报告》,国通信托解除对本信托的受托责任。

函件称,根据《信托贷款合同》的约定,广州农商行正式宣布贷款全部提前到期。各债务人需按照《信托贷款合同》及相应增信文件的约定,向广州农商行承担偿付贷款本金 25 亿元、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等责任。

ST中捷称,该公司档案中没有函件中所提及的《差额补足协议》原件或复印件。其收到函件后,立即跟函件所留联系人进行联系,并索取相关文件,但截至此公告披露时,广州农商行未向该公司提供。

总的来看,广州农商行撤回IPO申请的原因众多,可能与该行多名高管纷纷落马、经营状况面临下行压力以及与ST中捷等公司的25亿元纠纷有关。

该行本次A股上市未能成功,下次机会将不知何时,可见,其"回A"道阻且长。

阳泉市拍笑电子企业
推荐阅读